范扬
范扬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

01范扬自述 文/范扬

我的生日是1955年1月27日。出生在香港铜锣湾圣保罗医院,这医院现还在,我后来也去大门口照个相留念。我祖籍是江苏南通,自小我在南通老家外婆家,小学是南通师范第二附小,通师二附,南通市小学第一块牌子,我祖母是校长。高中是通中,王牌学校。通中出两种人,一种是纯抽象思维的、科学研究基础理论类的院士,如数学家杨乐;一种是最具象的画家,如国画家范曾。顺便说一句,范曾是我嫡亲的叔叔。

02悟道与机缘 作者:范迪安

艺术批评中常有一种奇怪的现象,面对一件艺术作品,往往难以在同一领域中找到恰当的评语,然而隔山有知音,在相邻的领域中可能掂出更能说明问题的参照对象。

03我说中国画柳暗花明

一石激起千层浪,老画家们也吃了一惊。细想想,大约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能说明中国画比以往茁壮强大,所以有点张口结舌。好不容易,找到黄秋圆的画儿,力棒之,夸奖之,追封为中央美院教授头衔,老一辈人也是好心,不屑与小学辈争执是非,只是婉转地告诉青年人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圆,少年壮志不言愁,总不如天凉好个秋。年青一代少年气盛,不听老人言,不买这个帐,他们自有说法。君不见楚骚汉赋唐诗宋词曾当如何?今日也进了故纸堆。京剧两百年,算离得近的,艺术之高明,自不待说,影响之广泛,上至帝后,下到黎民,宫中乡里,海内海外,辉煌绚

04读范扬画传

原计划到南京后与范扬一起去逛一逛秦淮河与夫子庙的,只可惜天下起了雨,沥沥啦啦的。我所抱女儿不足两岁。千古遗韵看不成,是为此行缺憾。倒是在范扬的深沉野朴、洒脱厚重的笔墨世界里,让我感受到了金陵烟雨的情感温度。

共 4 条